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册帐号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 主页 > 游话要说 > 不吐不快 >

犯强汉者 虽远必诛

时间:2016-07-13 16:30来源:微信号《曾经》 作者:黑云都 点击:
分享到:
这是一篇旧文,之所以此时找出来重新曝晒一下,不是为了鼓噪某种强硬,也不是为了渲染某种勇敢。事实上,我是一个固执的和平主义者,老子说过,佳兵不祥。圣人不得已而用之。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妄动刀兵,因为兵凶战危,古今亦然。

犯强汉者 虽远必诛
2016-07-13
 
   这是一篇旧文,之所以此时找出来重新曝晒一下,不是为了鼓噪某种强硬,也不是为了渲染某种勇敢。事实上,我是一个固执的和平主义者,老子说过,佳兵不祥。圣人不得已而用之。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能妄动刀兵,因为兵凶战危,古今亦然。
   不过,一旦国家的生存和尊严受到了极大挑衅,我们大约也不缺血性和能力去解决它。
   曾经是,现在也是。


    公元前36年,正是西汉元帝时期,大汉王朝经过“宣帝中兴”,一派国泰民安的盛世气象。与汉朝的强大和繁荣形成反衬的是那个纠缠大汉一百余年的北部宿敌匈奴的衰落。不久前,这个强悍的游牧部族兄弟阋墙,互争雄长,一时之间居然出现了九个单于。于是,你砍了我,我灭了你。最终,只剩下了两个精疲力竭、命悬一线的胜利者。漠北王庭已经满目疮痍,冒顿的光荣也成了残照斜阳,它将照耀着两个匈奴领袖分道扬镳去寻找他的路,他的国。

    识时务的南下款塞成了汉家的女婿,他被称为呼韩邪单于,他的婆姨名叫王昭君。倔强的则选择了远走西域,那里有一个名叫康居的国家对他敞开了怀抱。在那里他将继续表现他的不屈和倔强,不过是用一种十分卑怯的方法——这个名叫郅支的单于杀害了手无寸铁的汉使谷吉,而这个谷吉本来是表达汉王朝的善意的。对于这种血腥的挑衅,大汉君臣表现得很大国风范,他们连续派出了三个使者去请那个凶手归还使者谷吉的尸体。事实证明,这种清汤寡水的请求不能令无礼者羞耻,只会让嚣张者更加嚣张。郅支断然拒绝了汉朝的请求,同时让使者带话——我在这儿住得很不舒服,希望可以去长安住一住。显然,这是一个你给他一分颜料他就敢开染房的主儿。郅支之所以这么狂妄,靠的不是实力而是距离,因为康居离大汉很远,你不是打不过他,而是打不着他。对于这种状况,古人有一个特定成语来形容——恃其险远。
    汉元帝召开了数次御前会议讨论对郅支的讨伐,未果。然后,战争突地爆发了。按下报复性按钮的是一个小人物——陈汤,时任西域副校尉。这个没有多少实权,没有多少兵力的西域军区二把手完成了西汉中期最为鹰扬虎噬、酣畅淋漓的一击。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首先他劝说自己的顶头上司甘延寿,郅支必须予以打击,不能养虎遗患,而且要趁现在匈奴在康居立足未稳马上打。接着他阻止了甘延寿向中央汇报的念头。理由很简单——“国家与公卿议,大策非凡所见,事必不从。”一言以蔽之,夏虫不足语冰。既然决定了,咱俩就把那个洋洋得意的强盗给干了。甘延寿犹豫了,这不是什么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而是矫制擅命,妄动刀兵,事若不佳可是杀头之罪。陈汤很焦急,但又无可奈何,毕竟他是二把手。然而不久后,转机来了,甘延寿病了,二把手主抓日常工作。陈汤断然启动了战争机器,他召集了手下屯田的士兵和西域属国的部队。他的工作太出色了,等到甘延寿病好时,他突然发现在他的营地,陈汤居然聚拢了一支四万人的庞大军队。他彻底恐惧了,他想退缩了。对此,陈汤的反应很暴力很干脆,他拔出剑来说道,大军已然集合,你已退无可退。既然不能退,那就进攻吧。目标郅支,攻击前进。
    事实证明,强盗不一定是强者。几个回合下来,匈奴人垮了,郅支被杀。那个无辜的使者可以瞑目了。陈汤在凯旋的路上给远在长安的汉元帝写了一道奏章,那是一道意兴遄飞、豪气干云的奏章。其中有一句千古传扬——“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不愧强汉,果然强悍。
 
曾经 heiyundu
一切历史都是现代史
一切现代史都会成为历史

 
【分享完毕  谢谢关注】

(责任编辑:小尘)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