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册帐号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 主页 > 游话要说 > 旅途冷暖 >

唐朝人的出行仪式:占卜、祭祀,召唤大禹和蚩尤开道

时间:2016-02-23 22:12来源:综编澎湃新闻 作者:佚名 肖晨 点击:
分享到:
大唐盛世,是对唐朝的最高赞誉。连商家都要和唐朝攀上干系——“梦回唐朝”(陕西西凤酒的广告语)。此时“壮游”更是风靡一时。唐朝人的出行真如唐诗宋词中那么风光惬意吗?非也!其实,唐朝人的出行危险重重,所以才有许多规则要领等诸多仪式。今天就和大家分享。

唐朝人的出行仪式:占卜、祭祀,召唤大禹和蚩尤开道
2016-02-23
 
     唐朝,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几个值得称道的朝代——大唐盛世,就是对唐朝的最高赞誉。连商家都要和唐朝攀上干系——“梦回唐朝”(陕西西凤酒的广告语)。唐诗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更是独占鳌头。也就是在这样的盛世,长途出游、长时间出游(当然也有受交通工具限制的因素)——也称“壮游”更是风靡一时。如果你生活在唐朝而没有“壮游”过,就好象今天用手机如果用的不是“苹果7”,都不好意思拿出来和人打招呼一样。
    那么,唐朝人的出行真如我们在唐诗宋词这类诗情画意中的那么风光惬意吗?
    非也!其实,唐朝人的出行危险重重,所以才有许多规则要领等诸多仪式。


   危机四伏的旅程:猛虎、贼盗与瘴疠

  单看唐诗中描写旅途风光的句子,会让人产生唐朝人的旅行十分惬意的错觉,但事实上,唐人出远门是要面对许多危险的。

  除了跋山涉水的艰辛,单人旅途中最可怕的就是突然患病。旅人远赴他乡,不识当地水土,一不小心就会食物中毒,在人迹罕至的山川峡谷间,如果忽发疾病,又得不到适当的救治和休憩,很可能就此魂断他乡。

  尤其是,北方人初到南方时尤其容易水土不服,轻则大病,重则死亡。久而久之,北方人想象中的南方就成了充溢着“瘴气”的地方,这种“毒气”一旦吸入,就凶多吉少。李白晚年因牵涉了永王李璘的叛乱,被流放到如今贵州附近的夜郎县,杜甫听说了这个消息后,在晚上梦见了李白,醒来时觉得自己的朋友八成已经死在路上,才会有魂魄托梦,于是写了《梦李白》二首作为悼念——其中说到“江南瘴疠地,逐客无消息。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恐非平生魂,路远不可测”,认为李白一定是中了南方的“瘴疠”而死。韩愈因为谏迎佛骨被贬潮州,他觉得自己不免会在“瘴气”中病死,于是在走到陕西南部的蓝关时,写了一首诗给前来送别的侄孙韩湘,沉痛地说“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也做好了大义赴死的准备。

  除了食物中毒、风寒腹泻等疾病,旅行者还要面对毒虫猛兽的侵扰。在唐代,猛虎是远行人最害怕的野兽,它们广泛分布于陕西、河南、四川等地,在山路中择人而噬。李白在《蜀道难》中说入蜀之路需“朝避猛虎,夕避长蛇”,绝非耸人听闻。杜甫在行旅诗中多次写到自己遇到老虎,有时“猛虎立我前,苍崖吼时裂”,有时“月明游子静,畏虎不得语”,总之是时时处于紧张之中。

唐朝,出行,占卜

  敦煌莫高窟45窟《胡商遇盗图》
 

      另外,旅途中的盗贼也是游客生命安全的一大威胁。隋末天下混乱之际,“大贼连州郡,小盗阻山泽”,百姓根本无法出门。唐代皇权昌盛之时,“大贼”能够得到有效的控制,但“小盗”依然无法完全禁止,他们中的胆大者,连皇帝的东西也照抢不误。唐太宗时,文成公主入藏后送回长安的贡品就曾在陕西凤翔被盗贼劫掠一空。

  翻开《太平广记》,我们能看见许多行人被盗贼所害的血泪控诉。李公佐《谢小娥传》中,主人公谢小娥的父亲和丈夫两家十几人均被水盗害死,仅谢小娥一人因坠落江中而奇迹生还,可见当时盗匪的残忍。除了明火执仗抢夺财物的山贼路匪外,撑船的舟子、茶馆的掌柜、偶遇的旅伴乃至随行的仆夫,都可能在转眼之间凶相毕露,成为谋财害命的杀手。

  旅店本是旅客安心休憩之所,但即便到了旅店中,也不能放松警惕。唐朝著名恐/怖小说《板桥三娘子》就描写了一家黑店,店主板桥三娘子喜欢制作烧饼请远来的旅客食用。烧饼异常美味,可旅客吃了之后就会变成驴子,被三娘子低价租借给过路人当作代步工具。这虽不是真事,但从中可以看出在唐人的意识中,远行充满了危险,谁也不能相信。
 

  远游的行囊:干粮、武器、丹药、护身符缺一不可

  为了避免上述危险,游子在出门远行之前要有一套严格的程序。

  首先是准备应付各种状况的行李。民以食为天,为顺利解决每日两餐,唐人出门时总要带上许多脱去水分、不易腐坏的面食,称为“干粮”。其次要带够换洗衣物,如需跋山涉水,还要准备登山杖、绑腿、钉鞋等特殊装备。唐代登山运动爱好者李白在《梦游天姥吟留别》讲到他在梦中登天姥山时“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这里所说的“谢公屐”便是一种登山鞋,相传为东晋时登山界的前辈谢安所发明。这种鞋的屐齿可以拆卸,上山时拆去前齿,下山时拆去后齿,登山便如履平地。为防备盗匪,旅人最好三五成群出门,各自带上武器,以壮声势,如果能够事先练上几招剑法、弹弓之类的绝技,就更好了。

唐朝,出行,占卜

  江西南昌市东吴高荣墓出土的连齿木屐
 

      出门在外,难免有夜行独宿的时候。在唐人的意识里,夜晚除了蛇虫猛兽之外,更可怕的是四处游荡的鬼魅精怪。唐代医学家孙思邈在专著《千金方》里为远行之人准备了“辟温杀鬼丸”、“仙人玉壶丸”、“太一神明陷冰丸”等灵丹妙药,前两个需要到鬼怪聚集处焚烧,后者则可直接吞服,其原理类似于今天的驱蚊液,能够发出令鬼怪厌恶或畏惧的气味,只需随身携带几丸,便可有效远离山精鬼魅,深受广大旅行者的喜爱。

唐朝,出行,占卜

  《千金方》中记载的各种杀鬼丸(早稻田大学所藏日本万治二年[1659]所刻《备急千金要方》。因底本为宋本,“丸”均避宋高宗讳作“圆”)
 

  在人迹罕至之处旅行时,配置丹药不便,为此《千金方》中还记载了能够迅速缓解心腹急病的“三物备急丸”,和能够迅速排出毒素的“太一备急散”等,这也许就是我们现在常用的“藿香正气丸”一类药物的前身。针对南北旅行者对异乡的恐惧,各种医书里也准备了避瘴对策。《千金方》中记载的两个“治瘴气方”,其中之一是将蒜和豉心放在三岁童子尿中煮沸饮用,其思路大概是利用蒜和童子尿的纯洁特性辟毒,不过口感可能不会太好。唐代所编《外台秘要方》中更特别记载了“山瘴疟方一十九首”,远行者根据药方,可以在旅行之前预先制作能躲避南方之“瘴”与北方之“疟”的各种方剂,旅途中中毒时可先服用药物,再依法针灸,加快痊愈速度。

  除丹药外,符咒也是旅行时避免风险的常用道具,敦煌出土文献里有所谓“管公明符”、“舒神符”等符咒,将之用红笔抄下来,放在帽子里即可避灾。还有一种更厉害的“七千佛神符”,随身携带不但能远离弓箭刀木/仓、虎豹毒蛇的侵害,还有能让“五丝依我,五香薰我,金床卧我,锦被覆我,仙人扶我,玉女侍我”的神奇功效。东晋道士葛洪的名著《抱朴子》中有一篇叫做“登涉”,专门传授跋山涉水时避险的法门,其中有“老君入山符”、“冯夷水仙丸”等霸气的符咒药方,还记载了能够帮助游山者辟除一切阻碍的“六甲秘祝”,祝文便是大家非常熟悉的九字真言:“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这一秘祝后来被佛教真言宗吸收,又随东密传到日本,被日本忍者奉为自我修炼的标准,至今甚为流行。

唐朝,出行,占卜

  抱朴子所载“老君所戴,百鬼及蛇腹虎狼神印”,刻在二寸的枣心木方版上,随身携带,据说“甚有神效”。
 

  出行前的仪式:择吉、卜筮与祖道

  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在唐代,要想放心出门,除了备齐行李之外,还得通过各种方法得到神灵的护佑。

  首先是挑选黄道吉日。唐人要在标注每日吉凶的“历日”上寻找一个适合出行的日子,这类似于我们现在的黄历。从敦煌出土的各种历日来看,一个月里最多有一半左右的时间不适合出行,包括穷日(癸亥日)、墓日(土旺之日)、太岁日(春季每月最后一个庚、辛日)等诸事不吉的凶日,和特别不利出行的“往亡”日等。由于凶日太多,出行必须提前一个月以上做好计划。不过,杜甫曾作《忆昔》怀念玄宗朝的“开元全盛日”,说“九州道路无豺虎,远行不劳吉日出”,意思是在世道太平时,人们不需要提前查阅历日,可以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可见出行择日,主要起心理安慰的作用,世道越混乱,人们便越容易从这些信仰中寻求安全感。

  选定吉日后,还要占上一卦,看看这次出行是否顺利。《周易》中记载的占筮方法需要五十根蓍草,经过“分而为二,以象两,挂一以象三,揲之以四,以象四时,归奇於仂,以象闰,……故再仂而后挂”等等复杂的工序,才能够得到一爻,如此反复六次,才能得到一卦。然后还要去翻阅《易经》,从周公所记载的各种隐晦语句中揣摩吉凶。到了后世,人们发明出了更为简易的卜筮方法,直接将“平安”“遇贼”“多财”等情形写在竹签上,放入留有小口的签筒,诚心呪愿,晃动签筒,根据第一根落下的竹签,判断此行吉凶。这种抽签手法方便快捷,人人适用,一直到今天,还出现在各类佛道寺观中。

  确定了合适的日期和时间,准备好干粮、盘缠、衣物、药品、武器、护身符等必备品后,终于到了出行的日子。与亲友道别,潇洒踏上征程之前,旅人还要经历一项重要的程序:祭祀道路之神。
        在古代,掌管出门远行的神叫“行神”或“祖神”,相传为上古帝王共工(一说黄帝)的儿子。这位公子一生喜爱旅游,最终死在了旅游的途中。死后阴魂不散,游荡在山川道路间,保护着之后一代又一代喜爱旅游的同好。比起那些意外丧命后不自我反思,反而到处作祟,引诱别人重蹈覆辙的邪神伥鬼来说,这位“行神”的高风亮节是十分让人感动的。

唐朝,出行,占卜

  日本如今还保留着祭拜道祖神的传统,不过祖神变成了一男一女(图片出自网站“日本纪行”)
 

  出门祭祀行神的习俗起源很早,在先秦的文献中就有记载。汉初整理的《礼记》里将冬季祭祀的“行神”归入天子每年进行的“五祀”中,随着儒家礼乐文化被统治阶级接受和推行,祭祀行神渐渐成了历代皇帝祭祀的常规项目,直到唐朝仍是如此。除每年的例行祭祀外,重要官员出行或者军/队出征时,通常也会由朝廷出面,举行盛大的祖道仪式。在祭祀完行神之后,还会有酒宴和诗歌唱和活动。这套出行仪式可以一直持续傍晚,称为“祖饯”。

  在祭神后饮酒,本来是祭祀礼仪的一部分,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大伙儿渐渐显露出吃货的本性,到了唐朝,宴饮成了送别的主题,祭神反而变成了一项例行公事。

    除了皇帝和高官,民间人士出行之前,也大多要安排祭祀活动,他们祭祀的对象并不只限于祖神,而是从各自的信仰中挖掘资源。佛教徒写愿文呼唤“伐折罗大将开道,毗沙门天王密扶”,更多的民间人士则喜欢召唤大禹和蚩尤来帮助自己——因为前者曾经疏通洪水、划定九州,地理学知识丰富,可以用来开道;后者称为“战神”,可保佑行人不受盗贼的侵扰。

唐朝,出行,占卜

  大英博物馆藏敦煌绘画《行道天王图》,摘自余欣:《神道人心:唐宋之际敦煌宗教民生社会史研究》图版叁-3
 

  了解了这一整套繁杂的出行准备过程,也许有人会嘲笑古人迷信迂腐,但要知道,他们绝大多数人一生只在家乡的一小块土地间活动,了解外界消息的渠道少之又少。古人出门长途旅行,面对的是完全未知的土地、千奇百怪的猛兽和语言不通的生人,随时可能给他们带来生命危险。如果没有择日、占卜、祖道等一系列安慰心灵的程序,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够鼓起勇气,踏上一条漫长而充满未知的险恶旅程。所以,我们或许该对那些敢于去远方旅行的古人多一些敬意。

分享完毕 谢谢关注


(责任编辑:小尘)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